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EQUGE.NET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心禅观中,宁夜与阳至善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宁夜注意到,阳至善的打坐方式很奇特。

    别人打坐,一般依心法不同,都有对应的手印。

    阳至善却非如此。

    他的打坐看起来更象是一种休闲——他甚至取出了茶具,为自己斟上茶,就这么静静地喝着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神术让宁夜感受到阳至善体内的汹涌,他几乎真要以为此人将生死置之度外,万物皆做等闲了。

    然而那样的修仙者或许有,但注定不会是阳至善。

    外表平静,心内却杀机滔天。

    他甚至可能在想,该不该先顺便捏死眼前的蚂蚁。

    他不捏,或许只是因为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利用这只蚂蚁。

    和公孙蝶接触的时间多了,宁夜也渐渐了解魔门中人。

    心狠手辣,喜怒无常,骄横成性。

    其实公孙蝶也是这样的人,只是跟了宁夜之后,改变了许多。

    人都是会变的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公孙蝶可以被宁夜改变,但没人能改变阳至善。

    只是宁夜终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有些恼火南歌子水星子为什么还没过来,宁夜却不打算就这么干坐。

    他说:“阳掌教伤的不轻,为何不疗伤?”

    阳至善看了他一眼,有些奇怪他竟然还敢问话,到也不介意:“南歌子与水星子的手段,又岂是轻易可解。其实若给我时间,这些手段,最多十日便可全解。奈何两个鼠辈追得紧,本尊却是连一日之功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此战掌教危矣。”

    阳至善哼了一声:“天下想杀本尊的人多了,但想要做到,还差得远了。”

    宁夜听出他心中豪气。

    果然,此人其实还有几分底气的吗?

    阳至善虽然不是君不落,但常年被追杀,要说没有点逃跑的手段也不可能,只不过这类手段大多代价巨大,轻易不会使用罢了。

    宁夜便道:“若掌教有离去手段,建议还是早用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阳至善看宁夜。

    宁夜:“有些事,等到以后再做,怕是来不及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。”阳至善不屑:“吾之手段,外人无法理解,根本想象不到。我不是怕付出代价,只是不想让人知道了后,可针锋相对而已。所以,本尊就算走,也要杀光他们再走。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是这样吗?

    所以你的压箱底手段,并非是某种代价巨大的禁术,而是某种有着明显缺陷,不可示之于人的手段?一旦被人知道,针锋相对就可能无效?

    那会是什么?

    宁夜已开始思考魔门手段,只是魔门之事,通过公孙蝶,宁夜也知道一些,却从未听说过有此类手段。

    多半不是魔门本门手段。

    魔门中有不少是其他门派因种种缘故转投而来,带艺入门,自然也五花八门各种手段都有。

    阳至善虽然的确是魔门土生土长的,但身为门主,要从手下那里获得一些奇门秘法,或者宝物,那也是不稀奇的。

    宁夜一时找不到答案,阳至善却长笑一声:“你这老儿到也有趣,不过为何一直低着头与我说话?抬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魔功发动,竟是逼着宁夜抬头。

    宁夜自然拗不过他,心知这一抬头,身份多半就要暴露了,正准备发动光遁挪移,却见阳至善只是看了他一眼,便道:“你这修为,竟是比表现的还强几分,果然也是个藏拙的。”

    宁夜愕然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他看出自己真实实力比修为强,却看不出自己使用了千幻之术?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千机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缘分0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分0并收藏千机殿最新章节